ss910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起點-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臨安來人-c72ok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慕容复一路疾驰,穿越好几处战场,小部分蒙古残兵仍在抵抗,不过他都懒得管,只奔着动静最大的地方去,他知道,如果慕容雪她们与蒙古高手对上,动静肯定不会小。
冒婚新娘 紅淚
不多时,慕容复来到一处战场,这里劲力挥洒,气浪翻腾,几道身影纠缠在一起,居然是八思巴与邓百川、郭靖、全真六子等高手对上了。
六道至尊 落花生
邓百川把九阴真经催动到极致,他还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显露九阴真经,周围阴风阵阵,寒光肆掠,若不是亲眼见到,任谁也想象不到一个统帅千军万马的大将军竟然有如此之高的武功。
当然,郭靖也不落下风,整个人都被金光包裹,虎啸龙吟,声势极大。
最次的就要数全真六子了,六个人中只有丘处机的武功堪堪比肩绝顶,其他的不过超一流水平,孙不二最菜,也就一流中上,有了她的拖累,其余五人都有些放不开手脚,连阵法也布不成。
“邓将军,我们拖住这番僧,你先去指挥大军灭敌!”乱战之中,郭靖忽然大吼道。
邓百川回道,“不行,这番僧目标是我,不管我走到哪,他就会追到哪,郭大侠放心,就算没有邓某,天枢军一样所向睥睨。”
“平时还真看不出来,邓将军的武功竟如此之高。”丘处机忍不住插了句嘴。
邓百川哈哈一笑,“丘道长过奖了。”
“你们说够了没有!跟本座对阵还敢分心,看样子你们是瞧不起本座啊!”八思巴忽然冷笑着说了一句,浑身金光大盛,身形变幻,他竟舍了邓百川和郭靖,先朝最弱的全真六子动手。
砰砰砰一阵疾响,六道身影倒飞而出。
邓百川和郭靖想要救援已是不及,很快一个势道雄浑的大手印朝二人飞来,二人心头一惊,急忙抽身后退,暂避锋芒。
他们几人之所以能跟八思巴周旋那么长时间,主要便是因为他们配合得当,从不与对方正面交锋。
不想二人一退,八思巴身形一转,又是一道大手印朝全真六子笼罩过去。
“唉,还好我来了,否则老王还不得怪我。”慕容复摇头晃脑的叹了口气,身形一晃,已然站到六人身后不远处,抬手连弹数下,数道五颜六色的剑气激射而出,滋滋滋一阵,大手印四分五裂。
六脉神剑破大手印当真无往不利。
八思巴瞬间怔住,众人扭头望去,均是露出喜色,“公子来啦!”
慕容复没有理会他们,双手负在身后,闲庭信步的走了过来,“大师,大势已定,何必执着?”
“哼,”八思巴冷哼一声,“什么大势已定,只要杀了这个人,大元就还有机会!”
慕容复微笑摇头,“大师,你回头看看,漫山遍野都是襄阳大军在追杀蒙古大军,就算你杀了他,能挽回局势么?”
八思巴没有回头,但也知道他说的不假,脸色涨得通红,“那又怎样,本座不杀了他,岂能甘心!”
“你应该知道,这一战是我亲自坐镇指挥的,那你为何不来找我?”慕容复淡笑道。
八思巴闻言一窒,“我……”
“你是不是怕我?”
“我……”
“唉,没想到我竟成了你的心魔,”慕容复故作惋惜的叹了口气,“可惜了,出家人陷入魔障,一身修为俱损,功力衰竭,数十年苦修化作流水。”
“你……”八思巴脸上红光一闪而过,噗的喷出一大口血,此时的他已是状若疯癫,完全没了往日得道高僧的气度。
慕容复心中暗笑,正想补上两句,让八思巴心神彻底崩溃,不想这时一声叹息幽幽传来,“慕容小友,他与你并无深仇大恨,你如此落井下石,实在有失体面啊。”
慕容复扭头望去,不禁吃了一惊,来人有两个,一个是莲花生,身上、头上裹着红色僧袍,只露出一张慈和的面目,一双眼睛微微泛白,似乎有些不适应。
当然,让他吃惊的并非莲花生,而是另一个人,这人竟是王重阳。
王重阳穿了件蓝白相间的道袍,白发白须,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师尊!”全真六子见到王重阳,立刻激动莫名的喊道。
王重阳微微点头示意。
“你什么时候来的?”慕容复朝王重阳问道。
王重阳瞥了莲花生一眼,“昨晚刚到,你们已经打起来了,本想先去找你的,半路上遇到这位高僧,便与他坐而论道,直到方才。”
他说的颇为含糊,不过慕容复却明白其中的意思,是他拦下了莲花生。
“你能拦下他?”慕容复第一反应是不信,但随即想到某种可能,脱口问道,“他也来了?”
王重阳只是真元境巅峰,而莲花生在黑夜中几乎无敌,他怎么可能拦得住,除非还有一个跟他差不多的高手帮忙,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
不料王重阳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苏柳未央
“你打什么哑谜,快说,黄老头是不是也来了?”慕容复没好气道。
王重阳苦笑一声,“来是来了,不过也亏得大师无心插手此间事宜,否则我们两个加起来也拦不住他。”
慕容复恍然,随即朝莲花生施了一礼,“多谢大师了。”
“无量寿佛。”莲花生还了一礼,“贫僧与施主有约在先,自当遵守,无须言谢。”
随即走到八思巴身前,“痴儿,你到现在还没有醒悟么?”
八思巴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师叔,弟子没用,上对不起大汗,下对不起宗门,弟子没用……”
“唉,”莲花生叹了口气,伸手把他扶了起来,“我们修行佛法为的是普度众生,若能光大我教,自能让更多的人脱离苦海,但若天意不在我,便不能强求,只须秉持本心,修持自我即可,痴儿,你已经为世俗名利所羁绊,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心理罪之暗河 雷米
几句话抑扬顿挫,仿若梵音,八思巴听后呆若木鸡,半晌后脸上闪过一丝明悟,躬身一礼,“多谢师叔及时点醒,弟子明白了。”
“你能幡然醒悟,为时不晚,随我回去继续修行吧。”莲花生脸上露出一丝慈和的笑容。
“谨遵师叔之命。”
师叔
莲花生满意的点点头,而后看向慕容复,“施主,能否卖老僧一点薄面,就不要与他为难了。”
慕容复摊了摊手,“大师言重了,我与八思巴大师本就是老交情,就算大师不说,我也不会过分为难他的。”
八思巴的模样虽然有些狼狈,但神情气度均已恢复往日的从容,闻言微微一笑,“那贫僧就要多谢慕容公子了,有缘再见。”
“再见。”
先婚後愛:老公太霸道
“无量寿佛,就此别过。”莲花生也朝王重阳施了一礼。
莲花生二人悠然离去,只跨出几步,身形已不见踪影。
“师尊,放跑了这二人,万一他们又去袭杀别人怎么办?”问话的是全真教孙不二。
慕容复闻言忍不住嗤笑一声,笑意吟吟的看着王重阳,“老王啊,你这弟子不错,要是我的话,一巴掌拍死算了。”
王重阳老脸也是一红,微微瞪了孙不二一眼,随即苦笑道,“你就不要取笑贫道了,教不严,师之惰,是贫道这个做师父的没有教好。”
孙不二虽然恼怒慕容复的阴阳怪气,但王重阳当前,也不敢说什么。
慕容复只是随口一说,当下也懒得纠缠,话锋一转,“你们两个倒是会挑时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王重阳早已习惯了他这副说话的语气,哈哈一笑,“我们来早了怕你多心,来晚了又怕你记恨,所以这个时候来了。”
慕容复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怎么,你觉得你们来的很是时候么?”
“难道不是?”
“丑话我要说在前头,你们来给我庆功我无任欢迎,但若想摘果子,也别怪我翻脸。”
“哈哈,小友这是什么话,我们也算帮了忙,摘果子自然不够,但好处总该有一点的。”
慕容复目光一闪,“没问题,来到襄阳城,我保你们吃香的喝辣的,肯定不会亏待了你们。”
王重阳脸色一黑,“你不会想用几顿酒菜就把我们打发了吧?”
“看你说的,酒菜不要钱的吗?”慕容复理所当然的反问一句,随即又问道,“对了,那老头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难道不肯见我?”
“你想多了,他去别处帮忙了,今日贫道才知道,大元底蕴果然不可小觑,竟连莲花生那样的高手也能请来。”
大神很命苦 初夏陌陌子
慕容复松了口气,“那请前辈也四处转转吧,蒙古大军虽然溃败,但还有不少高手,普通士兵不一定对付得了。”
“哼,你这滑头的小子,让你分点好处就跟割你的肉一样,使唤人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前辈说笑了,都是为了天下百姓!”慕容复讪讪一笑,一顶大帽子马上扣下来。
王重阳瞪了他一眼,朝全真六子一招手,“你们跟为师一道吧。”
丘处机等人面色一喜,急忙跟上。
“公子,他们是临安府来的?”邓百川低声问道。
慕容复点点头,“算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亮他们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你尽快收拢军队,清剿大元残军,远的就不要追了,能杀多少是多少,对了,另外你分出五万大军,前往襄阳城北面……”
后面的话他用了传音入密。
邓百川听后先是一惊,随即大喜,“是!”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