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9id优美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討論-600 知道又如何,人家用的陽謀鑒賞-h4qk9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杨艺走了。
没有挥衣袖,同样也没带走一片云彩。
却让刘春来有些怅然若失。
“怎么,舍不得她离开?听说,之前她给你送了一块表,你拒绝了,然后她扔到朝天门的两江交汇处了……”
看着杨艺乘坐的船远去,贺姑娘眉头轻挑,一脸淡淡的笑容。
同时,还看向了刘春来手腕上戴着的表。
那是她送的。
刘春来顿时跳了起来,“谁特么的造谣?根本就没这回事!”
同时心中也是有些警惕。
女人,果然都是喜欢吃醋的生物。
他没有通知贺黎霜,杨艺走了。
可贺黎霜还是来了。
原因无他,两人关系很好。
据说,杨艺去美国的学校,都是贺炎钧帮忙联系的。
贺黎霜看着刘春来的反应,撇嘴,一脸鄙视,“我又没怀疑你们之间有什么。”
“……”
“行了,距离高考也没有多长时间了,你要等香江那边过来的人,我就不陪你了……对了,你上次说要带我找个没人的小树林,给我看你的宝贝,顺便探讨生命的起源,要不,我给你个机会?”
瞬间,刘大队长感觉到自己后背的汗毛竖起来了。
这尼玛!
贺黎霜看着刘春来的表情,很是满意,转身得意地走了。
“说啥呢,表情变化这么大?”许志强有些好奇地问刘春来。
从接触以来,刘大队长天不怕地不怕,除了让人吃瘪,就没几个时候见到他吃瘪的时候。
贺黎霜比刘春来小了好几岁,一开始也是吃瘪的。
貌似现在刘大队长开始吃瘪了?
果然,在知道了贺黎霜跟刘春来两人的关系后,县里民政部门停止了全县找适龄女青年跟刘春来相亲的举措是正确的。
“能有啥!”刘大队长暗暗松了一口气。
悔不当初。
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不给自己按个流氓罪,都对不起这个时代。
“这次之后,你们那边没问题了吧?”见刘春来不愿意去谈两人的事情,吕红涛也知道打探小年轻之间的私事不好,转移了话题。
船上,离开的不止是杨艺。
还有红杉制衣厂的干部们。
刘春来这一次,可以说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婚色迷人:嬌妻愛出墻 大攻主
县里根本就没想到刘春来憋着这样一招。
“这样也好,三个厂的干部轮换,就不会再出现以前的那些问题,同时,也能把那边的人往这边调,山城轻工局即使不愿意,也没有理由反对。”许志强还是很欣赏刘春来这次的谋划的。
哪怕蓬县同样也被刘春来给谋划了。
他们根本找不到理由反驳。
刘春来看着许志强,这老狐狸,不要这么精明不行么?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山城轻工局的技术力量、管理经验都是远超过我们,尤其是那边的技术设计力量,根本就不是我们这边能比的……之前如果不是山城轻工局不同意,我也不会出这样的下策。”刘春来一点都不否认。
他就知道许志强跟吕红涛两人为了发展,不会在这事情上跟他扯皮。
整个谋划,都是很无奈的。
最早的时候,刘春来在承包了红杉制衣厂后,那边的设计部门力量增加,从其他厂里调来了一批拥有设计能力的技术人员不说,同时在新一年的分配中也分配了一些服装设计的人员。
同样,红杉制衣厂的人也往春雨制衣厂派出了第一批设计人员跟技术管理人员,充实春雨制衣厂。
当到了这边,发现整个春雨制衣厂不过是一个大队的作坊,连个厂都算不上的时候,第二批的人员就不愿意来了。
即使这边要求,那边同样也有借口。
在当初的承包合同中,没有这一条。
山城轻工局自然不会同意这样的事情。
还好,在刘大队长的推波助澜下,红杉制衣厂给了刘大队长一个非常好用的借口,就是他在会议室上提出来的红杉制衣厂干部职工带着家属到食堂吃饭,薅工厂的羊毛。
一开始,杨翠花跟田丽等在那边学习的人员就反应了这事情。
刘志强同样也知道。
结果,刘春来要求他们什么都不要提,甚至看到了也不能说什么。
一直都在纵容这样的事情继续发展。
于是乎,没有过多长时间,厂里的干部职工看到有人这样干,领导干部也没吭声,自然有样学样。
尼姑的头,和尚莫得,俺也莫得。
就是抱着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态,所以这事情就变得普遍了起来。
早期,红杉制衣厂的管理层也是担心这事情,换成以前没有承包的时候,这种事情自然是没有可能出现的。
占公家便宜,那是挖社会主义墙角。
厂子被刘春来承包了,刘春来嫣然已经成了资本家……
虽然担心,可看着杨翠花跟田丽这些来自葫芦村学习的干部没有反应,试探了几次代表着刘春来态度的刘志强,也没有任何反应,于是,红杉厂的管理层也就不管了。
谁都没想到,刘春来一直到等到这时候才发作。
“我总觉得,跟你合作,某一天你把我们给卖了我们都不知道。”吕红涛这是实话,“你说说,平时也没见你经历多少事,怎么就这么阴险呢?”
“领导,你这是夸我?我会骄傲的。”刘春来丝毫不在意。
只要有好处,符合他们发展的利益,就行了。
许志强会追究么?
軍帝隱婚:重生全能天後
吕红涛在意么?
“根据你的要求,那边的电力输送等,都进行升级了。不过短期内,要想启动望山电站的建设项目,可能性不是太大,县财政拿不出这么多钱,联合投资公司也不愿意先在这上面投资,回收周期太长了……”
许世强看着刘春来。
联合投资公司,总部就在葫芦村。
刘春来不可能不知道。
望山公社的水电站,同样也只能采用径流式,不过建设起来,也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
更重要的是投资规模在整个西南地区来说,都不算小了。
嘉陵江上面的一个水电站,这年头,没有几千万上亿,基本上建设不起来。
“只要能保证目前的运转就行。”
刘春来没有强求这个。
现在国家尚未提出西电东输战略,蓬县目前的水电站在七十年代才经过一番扩容,发电量如果跟不上使用,首先考虑的也会继续扩容,而不是新建水电站。
望山公社的水电站项目,那是对未来的规划。
前提得蓬县的工业基础发展上去。
现在只要幸福公社到望山公社那十多公里的区域发展起来,就会形成一片巨大的工业区。
望山水电站就有了建设的必要。
“望山码头,县里面准备再扩大一倍的规模,把那里打造成整个川东北的货物集散地,成为最大的水运码头。”吕红涛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刘春来的反应。
“那没问题啊!嘉陵江上游,有这条件的区域不少,倒是却没有经济支撑。”刘春来丝毫不在意。
婚婚欲谁 陌上杨柳
嘉陵江上的码头,再咱们发展,也很难达到长江一些城市的规模。
两人这已经凸显出了对未来发展规划的野心。
这样也好。
事在人为。
香江来的设备跟人员,都要下午才会到,留在这里也没用。
一行人边说就边往回走。
鬼道
运送红杉厂的人跟杨艺的船,是蓬县船运公司新增设的客轮。
随着蓬县跟山城的经济联系越发紧密,加上到省会蓉城的铁路尚未修通,公路运输又不便捷,水路只有两百来公里的山城,就成了蓬县各种货物转运的第一站。
人们到山城讨生活的也多了。
每三天一班。
船上,朱明玉依然没有从昨天晚上的会议中回过神来。
就连黄莉,也觉得,在这边根本没有任何前途。
“真不知道刘春来那么精明一个人,为什么要把厂子的总部放在一个偏远的农村……”
“呵!有些人,虽然精明,见识少,格局还是低……”朱明玉没好气地说道。
杨艺看了朱明玉一眼,心中叹了一口气。
以前还觉得朱明玉停有见识的一个人,现在看来,格局低的反而是朱明玉了。
“朱厂长,话不能这样说。刘春来的精明,大家都见识到了;要说他格局低,这就有失偏颇了。从一开始,承包红杉厂,然后厂里的事情他基本上不管,也没有安排人管,唯独就是掌控了原材料供应跟市场销售渠道……在目前的情况下,没有了红杉厂,你觉得刘春来会找不到生产的厂家吗?”
杨艺的话顿时让朱明玉愣了。
“杨干事,你的意思,刘春来是故意的?昨晚上的会议,是早就有预谋的?”黄莉惊讶地问道。
满脸不可思议。
要是这样,刘春来这谋划,就太吓人了。
以后谁还敢跟他打交道?
“如果不是故意的,他往红杉厂的派了人学习,也有人监管红杉厂的财务,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提出来?难道他真的不知道?昨晚上,首先说几个厂的成本,仅仅是相比春雨制衣厂的成本,红杉厂一年就会损失将近三百万的利润……”
杨艺不希望这些管理干部自以为是。
刘春来的身份,让朱明玉这些干部觉得有优越感。
就连她之前,同样也觉得刘春来只是一个农村人,没有那么复杂。
要不是苗仕林给她阐述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杨艺同样也会如此。
“我总觉得,他们这数据有问题。春雨服装厂无论是技术能力还是生产效率,都没法跟我们比,一套服装成本低两块啊,即使我们厂的干部职工有那些占公家便宜的地方,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成本差距……”朱明玉作为厂长,自然不认为她们在占据了技术、效率等优势的情况下,成本会高这么多。
黄莉作为技术负责人,同样也是有这样的疑惑,“是啊,在我们厂里,所有的工序加起来,一套服装给的工价,也不足一块钱,成本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这是她们想不通的。
叶玲作为财务人员,原本还是蓬县财政局的,自然也不可能说谎。
何况,昨晚两人都看了财务报表。
上面的各项开支,她们都是知道的。
“唉!这就是刘春来的精明之处。这两块的成本,不只是服装厂的,包括长丰麻纺厂那边……算上承包费,技术升级、设备折旧等……”
杨艺的声音中满是苦涩。
以前她们根本就没想过,这些都得算成本。
“长丰厂的成本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朱明玉更是不理解。
官场九年 扬州森林
“就因为长丰厂的成本高,所以现在长丰厂的生产任务就没有那么饱满了,刘春来不仅扩大了蓬县临江麻纺厂的生产规模,同样也对陇县麻纺厂进行了新一轮的投资……”
杨艺一直在蓬县,自然也就知道情况。
“另外,春雨制衣厂的厂房等,几乎没有成本,而且人员的福利待遇,也没有红杉厂跟江南厂那么高,就连平时的生活费用,一天也低了一角五左右……”
两人听完这些,目瞪口呆。
谁能想到,刘春来精明到了这样的程度?
把各种账算得门清。
杨艺其实也不知道,刘春来把有些不应该算的成本也算在了里面。
红杉厂的成本比另外两家高,这是事实。
但是真实成本,其实也就高一块出头,而没到两块。
進擊的傀儡師 楓香
可这又如何?
根本没法反驳。
刚刚改革开放没有几年,以前各个厂为了完成任务,生产过程完全就是不计成本,同样在质量方面也没有那么强的意识。
山城的红杉厂规模不算大,却因为在山城。
很多在蓬县江南制衣厂跟幸福公社春雨制衣厂可以用的手段在红杉厂是行不通的。
杨艺比谁都更明白。
回去之后,单独向苗仕林汇报后,苗仕林除了不断吸烟长叹,也没别的办法。
总不能,就这样终止承包合同。
没有了订单,上千人的工资,一年下来也不是一笔小钱啊。
何况,每年还有不菲的承包费用,除了发放以前干部职工的养老金、医药费,也能有结余。
对于苗仕林的纠结,刘春来根本懒得在乎。
现在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如何让香江的来的技术人员按照他的想法,采用揠苗助长的方式来快速地全方位培养彩电厂的技术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