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r0精品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ptt-173、上山,定址看書-kojjf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仙卫百夫长看到韩啸,微一抱拳,也不回话,直接让开上山大道。
明显,肖胜他们已经下令让他等韩啸。
韩啸点点头,低声道:“上山。”
上山!
驾车的韩家先天武者浑身一颤,不觉手臂一紧。
这十六公子不是来参加精英聚会的吗?为何要上山?
而且从他话中,竟然是识得仙卫镇守将军。
那可是与郡守大人同级别的高官。
他转首看一眼向着半山亭而去的那些昌宁府青年俊杰,然后低下头,一扯缰绳,战马拉着车架缓缓上山。
马车后的那些随行武者刚准备跟上,就见仙卫百夫长一抬手道:“你们在此候着。”
那些往半山亭去的人有回头的,看到韩啸所乘的马车径直往山上去,不由低呼。
“这是何人!”
“那车架,似乎是韩家的?”
“朱九公子,此人似乎是与你同来?”
怒斩干坤 金石
白駒過隙妳是誰
……
愛不逢時,情無金堅 仿佛明天不會再來
朱广生也是面上神色微变。
但他城府不浅,摆摆手道:“既是仙卫任务,我们还是少知道的好。”
其他人连忙禁声。
的确,事关仙卫,不知道最好。
“那是,韩啸?”孙参军之子孙茂目中露出疑惑之色,转首看向身边的表公子。
想到韩啸,孙茂心中奇怪,当初表公子可是安排了高手,据说有所行动的。
可最终,此事不了了之。
而且这几日表公子也被禁足,不知是不是与此事有关。
见他看向自己,表公子面色阴沉,轻哼一声,大步离开。
韩啸的车架顺着山道疾驰,半刻钟后,已是到了距山顶不远的山道前。
到此处就是石阶小路,车马难行。
“公子,车马上不去了。”驾车武者低声道。
“你在此等我。”
韩啸从车上下来,一整衣衫,抬步往上走去。
这落霞山风景不错,此时虽然是树木萧索之时,山上巨石飞瀑还有轻松翠柏都是一番景致。
缓步上前,韩啸竟有一种心旷神怡、豁然开朗之感。
如此地方,方才是建书院得到好地方。
“呵呵,你小子真是,我和老肖两宿都没睡,为你奔波,你却这么优哉游哉,毫不着急。”山顶上,一块巨石顶上,曹成看着上山来的韩啸,笑着说道。
“多谢两位大人,选的此处的确是不下于福地所在。”韩啸看着巨石上的两人一躬身,然后大袖一挥,身形不动,飘飘然如登仙般飞落巨石上。
见他这动作,肖胜眼眼睛一亮道:“不错,这筋骨熬炼已到化境。”
小城旧事
韩啸刚才只凭脚底发力,就一步踏上数丈高巨石,足见筋骨之力。
其实现在的他身聚数龙之力,浑身上下每一处筋骨都有巨力。
便是举手抬足都能爆发,反过来是控制自身力量,将之控制在常人水平,才是需要每日熬炼的。
韩啸站在巨石上,往山下看,眼前精致又是不同。
落霞山不是高山,山体大多平缓,从这一侧往下,连绵的山体再到山脚下一眼望不到边的荒原。
在他看来,这荒原,完全可以改造成良田。
“此处往北三百余里,就是北卫边境,所以此方百姓全都迁移走了,只留这一片千顷荒原。”
曹成指着下方的荒原道:“其实五百年前,这里还是良田连片,只是蛮人不断劫掠,最终荒废。”
作为守土仙卫,治下如此不安定,他们也是惭愧。
可蛮人从边境处过来,那么长的边境总有漏网之鱼,防也防不过来。
“我的意思,从这往下,小半山体,再加上一小片荒原,刚好十里之地,做书院如何?”肖胜看向韩啸道。
有山有水,还有可以开辟成良田的荒原,肖胜这几日是真上心了。
韩啸目中灵光闪烁,神念悄然散开。
透过山势,他快速寻找着此处的地脉。
数息之后,他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此地之下,没有灵脉穿梭。
没有灵脉,也就无法借地力。
我的韶光年華
“怎么,此地不合适?”
见他神情,曹成低声道。
韩啸摇摇头,脸上神情化为淡淡笑意。
吕氏外
没有灵脉就没有灵脉吧,不过多耗费些灵石罢了。
“合适,此地最合适不过。”韩啸笑着转身,将手中一卷金色书册拿出。
“两位大人,我们现在就开始?”
这书册是对建书院的批复,有此批复,方才能动手。
肖胜双手恭敬的接过书册,缓缓打开。
一个个金色字迹出现,人皇金印的篆文上散发震人心魄的力量。
“尊人皇令,仙卫营昌宁镇守将军肖胜开启城外书院选址之地。”
肖胜身上一道蓬勃到极致的气血烟柱陡然升起,直上百丈云霄。
“轰——”
他身旁的曹成身上金丹境的灵力与其相合,将那烟柱再拔高百丈。
昌宁府外小半天际,瞬间被这烟柱染红。
“那是!”
半山亭,钟诚与陆晨目中露出惊骇之色,站起身来。
“是仙卫镇守将军肖胜和军尉曹成两位大人。”陆晨深吸一口气,低声道:“这两位共同出手,定是大事发生。”
“最近大事,除了韩啸谋划的那件事,还有谁?这小子,真是大手笔,连整个昌宁府都被他搅动。”钟诚低叹一声,目中透出一丝感慨。
他俩知道大概事情还好,那些参加聚会的精英们大多已是慌了神。
君子不立危墙,此地有大修士激发烟柱,十有八九要有战起。
此等大战,灵力纵横数十里都有可能。
一个高阶术法,可能就将这半山亭炸了。
别管你身份如何尊贵,在这等大修士面前,也只是蝼蚁。
一个不小心被波及,哭都没地哭。
“诸位,此地危险,今日聚会,还是就此作罢。”
“对,大修士面前,我等还是回避的好。”
有人出声,其他很多人连忙附和。
一时间,刚刚摆上的各种瓜果、酒壶、杯盘被撞的四处都是。
“韩啸,你到底在做什么?”站起身来的朱广生面上神色复杂,转首看向山顶。
从那日韩千山的筑基宴席他就知道,自己与韩啸根本不是同一阶层。
但那时还心生斗志,往后二十年,再与其争锋。
可今日看,韩啸分明已经是与大修士并列。
这样人物,怎么争?
“嗡——”
就在众人奔出半山亭时,天际忽然一道金光闪过。
玄黄之气!
从昌宁城方向,无边的玄黄之气冲天而起。
一道。
两道。
两道与此地烟柱相辉映的玄黄气升腾起来。
“咦?”
看着城中的玄黄气息,韩啸脸上露出笑意。
第三道淡薄些许的玄黄气,飘然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