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x05v熱門都市言情 萬劫帝主 竹林小賢-第三百四十九章 桀驁青年展示-ur8x4

萬劫帝主
小說推薦萬劫帝主
徐徐,两名童子手持托盘走了上来,一童子盘上为香茶,依然冒着热气。另一童子则是呈上来美酒一坛,未近身,已经酒香飘来。
荒孤庭看了两眼,不由笑道:“康大师!这是何意?”
康现笑着摇摇头道:“哈哈,二皇子殿下太过客气了,老朽一名三星元器师哪里称的上大师二字?不敢当,不敢当啊!”
随即康现便命二童子把清茗美酒都放在桌子上,缓缓退下。
康现笑道:“二皇子第一次莅临公会,老朽也不知道如何招待二皇子,所以便命二童呈上我公会最清的茶,和最醇的酒来招待殿下,这虽与殿下宫廷玉液不能相比,但也足以润口一试。哈哈……二皇子请。”
荒孤庭也不由轻笑道:“康大师是真的客气啊!”
荒孤庭看了康现一眼,道:“康大师,有事不妨直说,毕竟现在是本皇子有求于公会。是吧!”
血末
康现倒也不尴尬,只是一笑道:“既然被殿下看出老朽的心思,老朽也就不卖关子了,敢问殿下,那位四星元器师高姓大名?现在又在何处?”
豪門寵婚:顧少的專寵嬌妻
康现紧紧盯着荒孤庭,想要一探究竟。
荒孤庭笑了笑道:“原来是这个!…不过,这个和公会有什么关系吗?康大师为何一定要知道那位炼器师是谁?难不成炼器师公会的材料还分人售卖?”
“不不…不!”康现连忙摆摆手道:“这怎么可能?”
康现接着说道:“好吧!既然殿下如此说话,那老朽也就不再隐瞒,这炼制飓风盘的四星元器材料,我们公会可以分文不取,……只请,能够让我和万会长两人可以观摩一下这位大师炼制时的场景,若有幸可以受大师指点两句,也可受益终生啊!”
康现终于说出心中所想。
荒孤庭闻言不由哈哈一笑道:“原来是这件事啊!好办!好办!”
荒孤庭还以为是多么大事.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实在太简单了。
一会儿炼制的时候你们随便看!
康现见荒孤庭这般之言,顿时也喜道:“二皇子这是同意了?只是…那位大师可同意?”
荒孤庭点点头道:“放心好了!我和那位大师是好朋友,我代他答应了!”
“真的?!多谢二皇子殿下!”康现激动不已,连忙站起身来,双手握在身前,显然已经沉浸在这种兴奋之中。
“哈哈……康大师,你可失态了,哈哈。”荒孤庭看了康现一眼,不由笑道。
“额…哈哈!”康现尴尬一笑,道:“是是…!让二殿下见笑了,见笑了!”
万长青缓缓走了进来,看了看康现的神情,岂能不明白荒孤庭已经答应,顿时十分爽快的把材料交给了荒孤庭:“二皇子殿下,这便是我公会之中所有的四星炼器材料了!二皇子殿下看看够不够!”
荒孤庭接过一个装饰华丽的储物戒指,随即精神力一扫,颇为满意的道:“够了!若是不出差错的话,炼制出一个四星元器级别飓风盘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此言一出,万长青和康现的脸色顿时古怪了几分。
“炼制出一个?不出差错?”
这怎么可能?!
荒孤庭刚才话里的意思岂不是很明显?
这些四星炼器材料只能够炼制出一个四星元器飓风盘!
可是即便再高明的炼器师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成功啊!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明明相同的元器的价格却不一样的原因。
一次就炼制成功的,和多次炼制成功的,那价格自然是不一样的。
若是一会儿那位四星炼器大师失手了,岂不是便炼制不成飓风盘了?那他必然心情不好,哪里还会有心情指点他们?
荒孤庭见两人好像有点忧心忡忡,不过也不怎么在意。谁家还没点伤心事呢?
“二殿下!何时炼器?那位四星元器师又何时现身?”万长青问道。
荒孤庭的笑了笑道:“先带我去你们的炼器室吧!”
仙界網絡直播間
万长青和康现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心中则是以为,荒孤庭是想先看看他们的炼器师能不能承受炼制四星元器!
其实这一点,他们也是心中没谱,毕竟,他们从来没有在其中炼制过四星元器!
两人带着荒孤庭向炼器师之中走去。
同城熱戀 宋麗晅
先孕厚爱:总裁的霸道小娇妻
我在女子監獄當管教
仙神夢戀 懂墨
公会之中的一些低阶炼器师和一些炼器师学徒都惊讶的看着自家会长和首席炼器师竟然同时对一个年轻人如此恭敬!
“师兄,那人是谁?好大的架子,竟然让会长和康大师亲自陪同,难道是朝廷的大人物?”一个炼器学徒看向旁边另一个青年。
“谁知道呢!管这么多干什么?”那青年吹了吹嘴角,继续躺在回廊的栏杆上面,用一张破草帽盖住脑袋,不闻不问。
“哎哎……师兄,他过来了!过来了!”
“见过会长!见过康大师,”那学徒连忙恭敬行礼。
万长青微微点点头,正要走过去,不过忽然看到一个身穿粗布衣服的青年竟然躺在这里,自己这个会长过来了,竟然战都不站起来,实在是有些嚣张!
这要是平常也就算了。
但是现在当着荒孤庭的面,竟然出了这样的事,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嘛?
“师兄!师兄!你快起来啊!会长看你呢!”那炼器学徒连忙紧张极了,连忙拍那青年的脑袋。
荒孤庭也不由停下脚步,看了那破帽遮颜的青年,微微一笑,便立在一旁,看样子,是个桀骜不驯的小家伙。
那青年不耐烦的破帽子从脸上拿走,露出一张刚毅的面孔,他缓缓站了起来,看了万长青一眼,又看了康现一眼,无视在旁边一边用手戳他的学徒,没有说话。
“咳咳……!”万长青尴尬的看了荒孤庭一眼,随即看向那青年道:“你是谁啊?既然进了炼器师公会,是谁座下的学徒?怎么这么没有礼节?”
青年看了万长青一眼,道:“会长,我怎么没有礼节了?”
“呵……你这个小子!还强词夺理?本会长走过来,你怎么不行礼?不知道什么是长幼有序吗?”万长青有些不满的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