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41pz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第五百一十七章 不忘初心讀書-ltv0t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月满盈天。
便仿佛是那一轮皎月填满了天空。
然后无数‘月光’从那月轮之中激射出来,将那巨大磨盘上的怨气、死气、秽气压制。
看起来效果不错,苏礼能够感受到那圆月之中法力凝结,似乎是还有大招未出。
但是就在那月轮之中凝结大法力准备给那大磨来下狠的时候,陡然间那大磨之中却是一道阴郁秽气冲天而起,直冲那月剑凝结的皎月!
“轰!”
无声胜有声的一下碰撞,众人只觉得脑中直接一片炸响。
随后他们惊讶地看到那皎月的中心就露出了一大块黑斑,并且这黑斑快速渗透侵染整个月轮……
景晨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连忙出手架起剑阵,以剑阵中的极致锐意绞断了那冲天而起的秽气。
随之天空月轮飘散,月剑跌落云头,脸色苍白隐隐间似乎有阴气浮动。
不过她终究是法力纯粹心灵强大的元婴真君,稍稍回气之后还是很快将这些阴气给驱散了。
只是这一下失手令她脸色很是不好看,虽然是大意的因素,但是这一下失手却是切切实实的打脸。
主要也是她没想到这大磨盘居然仿佛已经有灵,能够自己知道反击。
若是她早知如此将之当个对手小心对待,也不会出现如此难堪的局面了。
“百万亡魂血肉的浇灌,这磨盘怕是已经生出魔灵。若是任其发展下去,不说此地会成为一片绝地,世间生灵都有可能被其吞噬。”
海棠在苏礼的耳边语气稍稍有些严肃地说道……也就是稍稍吧,因为她虽然说得严重,但那也是众人放任不管的情况下才会实现的最坏情况。
景晨也听到了海棠的话,他认真地点点头说道:“恐怕要耽搁一段时间了,我的剑阵倒是能够将之慢慢炼化……但是那需要时间。”
苏礼却说道:“那是只有景晨师叔一人的情况下……但是我们这里还有这么多人。”
月剑听了也是点点头,她说:“没错,我与景晨师兄合力,定然能够解决此魔物……只是如今我被秽气侵染,需要一段时间纯化法力才行。”
家有萌寶:腹黑相公別太寵
她说到这里看着景晨施展的剑阵竟然将那大磨盘释放的阴秽之气全部阻挡住,并且还在不断地剿灭,惊叹地说道:“没想到师兄的修为如此了得,竟然不惧那阴秽魔气的侵蚀!”
景晨听了也并没有多少得意,只是语气平淡地说道:“我剑崖弟子在元婴期之后都可得传一重《东明星照经》,我因为是传法殿主可额外多习得一重,是以法力比正常元婴法力更凝实。”
月剑没想到这剑崖教内竟然还有这种传承,她惊奇地问:“难怪师兄的法力不惧阴秽魔气侵蚀……只是这门《东明星照经》不知有何习得要求?”
景晨听了却是并未多说,而是看向苏礼道:“这就要问我们剑崖的圣子了,目前来说还未有外籍长老习得此秘法的先例。”
月剑的神情怔了一怔,这才总算是意识到了苏礼在剑崖教内的地位是何了……这种明显事关传承核心的事情,竟然也可由他一言而决。
苏礼听到了景晨的话,微微错愕之后就说道:“无妨,学习《东明星照经》的前提就是要先修习入门《东明心经》。其实外籍长老也是我剑崖中人,更何况月剑师叔与初荷师姐本就算是剑宗旁支,一切按照规矩来即可。”
也是,当初的《东明心经》就是相当于剑崖教给下属门徒的一重保险。这既是一门极其有效的修心秘法,又是因果制约之道。
而《东明星照经》又是以因果来判定所学深度的一门奇功,自然也可以大胆传下去,有资格者自然能够看到更多的内容。
说实话,这两门神妙功法其实就好像是剑崖教的门派福利一样,每个人都可以学……可如果有人想要脱离剑崖教,那么就要好好考虑一下这两门功法中的因果了。
至于苏礼自创的包含了‘进阶剑法’的《大五行剑典》,以及那《元灵剑舞》,那才是真正需要受到剑崖高层认可的核心才能够去学习了……这也正常,任何一个大门派的核心传承总是要设置个学习难度,毕竟这都是智慧的结晶,所谓法不可轻传。
但是月剑却已经被剑崖教的‘大方’给震慑了……想想剑崖教中每个修者都能够学习《东明星照经》,等于是每个剑崖真君都会比寻常元婴更具战力。那这剑崖教的实战能力恐怕还要按照翻倍的来计算!
而《东明心经》的妙处……只看北光与初荷两个同时受到那阴秽魔气侵扰,最终却是炼气期的北光能够勉力维持灵台清明而初荷却直接被迷就能看出其功效。
剑惊星辰 独孤连城
月剑这才醒悟到,这剑崖教绝对称不上是什么‘穷亲戚’。
大衍学宫为何在中洲地位超然?
固然是其传法天下与众生结善有关,可是其本身七大真仙教习坐镇才是根本因素!
原本月剑得知这剑崖教内竟然有五名剑仙时就已经很惊讶了……可是如今得知了这《东明星照经》的奥妙再细细一想……真是细思则恐啊。
当然,大衍学宫的内层也有许多玄妙秘法可以提升战力,但是无论如何月剑都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如今投入的剑崖教真的是不可小觑了。
这时景晨继续施展自己的弈星剑阵压制那已经生出魔灵的大磨盘,苏礼则是在回答了疑问之后若有所思……
景晨对苏礼这个表情再熟悉不过了,他问:“可是有什么想法?”
苏礼说道:“我是想怎么尽快解决这东西,毕竟我们虽然是提前出发了,但是我还想一路游历更多的地方。”
狂凤戏龙:冲喜小傻妃 火红
————
“这磨盘以极致阴秽的魔气护体,寻常攻击很难破开其防御……像师叔这样以至锐之气切割绞杀也是一种方法,但终究太慢了。”
“我就想,需要一些至刚至阳的力量来将之驱散了,才能将这磨盘的本体给毁灭。”
景晨对苏礼的思路不去做任何评价,只是按照出门前教内长辈的吩咐说道:“想到什么就去做吧,就是记得别忘我剑崖的‘初心’就行。”
一旁听着的北光‘秒懂’,这所谓的‘初心’不就是让自家师父别忘了‘剑的形状’吗?
都市極品偵探 我要吃小彩虹
但是对于月剑和初荷来说,这一番话就显得很深奥了。就好像景晨是在教苏礼一些什么很重要的道理一样……嗯,其实站在剑崖教的角度这么理解的话似乎也不算错。
苏礼摆摆手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开始自己琢磨了起来……
他先是以虚空凝符的手段在面前形成了一道净明符,这是他最熟悉的符法之一。
但是他很快发现这净明符虽然有驱散阴邪的功能,用的却是一种阳和之力而并非至阳之力。
所谓阳和,就是没那么多攻击力,但却可以令人更舒畅。
但是至阳就不同了,阳到极致,便是酷烈!
所以苏礼想了想就又挥散了这净明符,然后想起了一道自己学过但是没怎么用的符箓来……
就是从神符子的符书中学来的‘阳明符’。
他熟悉了一下那符箓的笔划,然后很快就在面前再次虚空凝符将之给凝聚了出来。
果然下一刻便有纯阳的净化气息辐射出去……虽然还是不够强烈,但却已经算是找对方向了。
至于如何增强这道符箓中的纯阳气息达到至阳,这就不是单纯的以‘九转九劫’法增强那么简单了。
苏礼想了想,有些肆意地将这阳明符给拆解了开来,单取其中那代表了纯阳的符印。
壹吻癡纏總裁狂追妻 忘記過往
熱血乾坤
随后他又以‘九转九劫’法的叠加方式,将这纯阳符印连续叠加了九重……九为极数,是以九枚纯阳符印叠加,那便是‘至阳’!
这个时候,苏礼手中的已经制造出了一枚‘至阳符’,纯粹到极致的纯阳气息散发出来,立刻就使得众人仿佛重新体会到了沙漠中的酷热。
但是这还没完,苏礼只是完成了‘至阳’的构建,在他的设想中还有‘至刚’的一部分……
什么是‘至刚’?
按照他的经验理解,当然是‘剑’啊!
不然他们剑崖门徒怎么都那么刚……
所以他嘿嘿一笑,就将那‘至阳剑’以剑形重新排列,随之便形成了一柄透着极致灼热气息又释放着明亮光辉的法剑。
至于这柄法剑适合什么样的剑意加持……苏礼觉得暂时神锋意和焚天意都可以。
不过这次主要是为了驱散阴秽魔气,所以可能焚天意更为搭调一些。
所以他心念一动,这柄散发着至刚至阳之气仿佛要将整个天空都要点燃的法剑就飞临那磨盘的正上方……
下一刻,受到刺激的大磨盘发出了‘嗤嗤’的声音,那磨盘孔槽中无穷的阴秽魔气喷涌出来,却是被那酷烈的气息所压制又瞬间跌落,最终顺着磨盘的表面如同流水般流淌开来。
但是这些阴秽魔气并不能散逸开来,因为它们在被那至刚至阳的法剑压制的同时,也变得难以对抗景晨的剑阵。
立刻就被分割绞碎。
月剑就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她刚才这是看到了一门顶尖剑法被创造出来的全过程?
这是什么原理?什么逻辑的啊!
还有,最后那一下是硬生生地把那道法术给拉成了剑的形状吧?这也可以?
景晨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以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说道:“没事,有了成型的法剑,那么配套的剑法自然很快就会有的。”
“回头我将这门剑法抄录一份给擅长火行的元锋前辈……他会让它完善的。”
在这一瞬间月剑恍惚了一下,她仿佛看到了一条剑崖教的艰难求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