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v0q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最強躺贏 愛下-【98】夏季常規賽,積分第一名!讀書-pqt5c

最強躺贏
小說推薦最強躺贏
“狗先锋,好特么强啊!”
“感觉比赛已经结束了,唯一的中路也垮了。”
“这个操作不算难吧,我之前在游戏里遇见过。”
重生之我是歌王 东风西畔
“确实不算难,但是能在比赛里这么极限的用出来,这很难。”
“不会吧,不会现在真的还有人怀疑四大天王的实力吧?这是真的?”
“很多操作其实没有那么难,但是能用出来,帅就行了。”
“狗先锋虽然不是这个操作的发明者,但是用的好就行了。”
“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感觉还不错,有机会学习一下。”
“人在床上躺,技术心中涨!”
如果又来生 游击军人
黄俊君单杀了兮夜之后,解说和观众都开启了膜拜的模式。毕竟不管怎么说,刚刚是真的帅啊!
而这个击杀对全场的局势来说,更是一个巨大的砝码。躺赢神教完全在各个线路上取得了优势。
野区资源控制的差不多了。躺赢神教也发起了猛攻。老干爹现在就直接撑不住了,团战一次输一次,最后更是狮子狗和艾翁双人偷家。艾翁在门牙塔下种草,狮子狗来回跳这点塔,最后直接推平!
“胜利!”
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杨深然摘下耳机,杨佑佶就扑过来了:“教主表哥,这局我杀了十几个,太爽了!这游戏太爽了!哈哈!英雄联盟万岁!”
杨深然哈哈大笑:“咋的,你绝地求生放弃了?”
“不一样的快乐,反正我现在很快乐就行了。”杨佑佶今天赢的很开心。
李愚和柳济阳则是跟黄俊君说话:“狗子,单杀很帅啊!这么帅,不得请吃饭?”
黄俊君:“滚奥!”
大家有说有笑的到台前,鞠躬致谢,然后到老干爹战队这边握手。没有什么大事,就是礼貌的握个手。
到了兮夜和黄俊君的时候,兮夜则是说了一句:“你很厉害。”
黄俊君一怔,随即笑道:“侥幸而已,再来一次你有了防备,我就没有这个机会了。疾跑的选择确实很好。”
豪门游戏ⅲ:boss,请自重
兮夜也是笑了笑,没有多说。
到了后台,苏恩典则是开始鼓掌:“厉害了,兄弟们!赢了这局,咱们就彻底锁定常规赛第一名的位置了。后面虽然还有苏宁和IG,但是压力不会那么大了。今晚我请客吃饭!”
杨深然奇怪的问道:“怎么?你这么主动?”
原谅爱是胆小鬼
美人圖12 西子殤歌
沉睡的曾经之最后的青春梦想
“还有别的人来一起。”苏恩典说道:“刚刚在后台遇见了香锅老师和让帝,他们今天也是来观赛的。我就邀请他们一起来吃饭,他们同意了。”
一听是麻辣香锅和让帝两位,大家也都没有什么意见。虽然很遗憾,躺赢神教出场的时候,这两位都已经退役了,所以没有真正交手过。但是心里还是很尊敬这样的选手。
而且,其实在日常直播里,四大天王也经常和很多职业选手双排,其中也包括香锅老师这些前职业选手,所以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但也算是很熟了。毕竟男人的友情都是从游戏里开始的嘛。
赛后采访的是杨佑佶,所以杨佑佶先到前面接受采访。没过一会,麻辣香锅和让帝两位就来了。
一进门,就是恭喜恭喜的样子,还挺喜气洋洋的。不过都拿着手机,看样子还在直播。
柳济阳比较皮,也是战队的交际花,问道:“这怎么还转成了户外直播呢?”
麻辣香锅笑着说道:“本来没想直播,只是在群里说一声,但是所有人都想看我们突袭躺赢神教,所以就开直播了。”
“哈哈,没事。等公羊采访结束,咱们就吃饭。今天是苏恩典请客!”柳济阳哈哈大笑。
大家也是笑了。
不过麻辣香锅和让帝都纷纷来到了杨深然旁边,让帝开口说道:“教主,教主啊!能不能给我们一件签名的队服?”
杨深然奇怪:“你们要这玩意干啥啊?”
麻辣香锅说道:“直播排位的时候总输,水友都说,只要身后挂一件教主前面的队服,那么就能获得躺赢之神的眷顾。”
“什么乱七八糟的!”杨深然哈哈大笑,但还是找了队服,签了名,然后送给了两个人。
这种交换队服的事情其实很多,所以战队会随时准备队服,就是为了当礼品护送。
李愚这时候走到麻辣香锅面前,然后握握手:“真可笑,始终没等到你可以gank我的那一天。”
苏恩典在旁边奇怪:“你们认识?”
李愚说道:“嗯,很多年前了。当时我还在次级联赛,香锅老师,还有让帝、小虎、无心他们,都是在king战队。当时交过手。我记得那一次是我们赢了,结果晚上聚餐的时候,麻辣香锅主动来找我们蹭饭,一个人吃了好多小龙虾,哈哈!”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麻辣香锅哈哈大笑:“当时没名气,战队伙食也太差,真的就只能蹭吃蹭喝了。每次输了,我都装作很悲痛的样子,过去混饭吃,说用吃来弥补一下内心的痛苦。”
顿了顿,麻辣香锅说道:“不过我后来真不知道你遇见了那种事。”
“都过去了,我想我就是要等一个机会。现在我等到了。所以想了想,与其加入一个不适合自己的战队,还不如等一个最合适自己的战队。我现在很开心。等待是值得的。”李愚笑了,现在的他对于曾经遭遇的那些职业生涯的黑暗,早已经释然了。
杨深然在旁边嘀咕:“这话让你这么一说,怎么感觉怪怪的!搞基你找柳济阳奥,我可不行!”
大家哄堂大笑。
这时候杨佑佶采访结束,一伙人浩浩荡荡的去吃饭。
饭桌上,麻辣香锅和让帝见识到了躺赢神教的酒局是什么样!就是两个字,严谨!
喝酒的时候,生怕谁故意少喝,于是直接从外面工地找了几个搞测绘的,用激光水平仪测量酒杯的酒量,保证每个人都不能少喝。
看着四五个人拿着专业的测量仪器,对着酒杯来回测量,生怕自己吃亏,麻辣香锅和让帝都惊呆了。
让帝忍不住问苏恩典:“这群人,平时也是这样吗?”
苏恩典的习以为常了,点点头:“难道喝酒不都是这样吗?多公平!”
麻辣香锅和让帝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目光中感受到一个词。
“神经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