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2kk优美小說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第120章 爺爺老少戀熱推-ng2si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小說推薦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这条信息,要是被墨鱼卷看见,还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她没有回复,并立刻删除了信息。
嘀嘀,又来一条:今晚咱们见面谈谈设计稿的事?
见鬼,墨子倾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诡计?真后悔把梦想计划交给他去做。
不过要搞清楚他究竟是谁,想干嘛,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于是回复:今晚我没空,过几天有空我会找你
他秒回了一个笑脸。
林六六丢开手机,心里美美的,今晚我的时间是帝都魔少的,得好好安排一个浪漫约会。
午饭后,林六六将爷爷安顿好,转眼看见半明半暗的屋子里,蔡阿姨抱着小团子正在喂奶,边喂边哼着歌。
都市癲狂 羽瞳火炎焱燚
小团子的小爪子扶在妈妈奶上,用力吸吮着美食,非常享受,天塌下来都不会影响他吃奶。
兩彈壹星的故事 楊江華
这画面让林六六微微怔愕:这就是天然的纽带,看来蔡阿姨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母爱是无法割断的。
“你没断奶?”
蔡冬梅微微抬头,“先前我喂了快一个月,不得已才把小团子送到林家,之后每天奶涨,只能把奶挤掉,就这样一直没有断掉。”
她说得挺平静,实在很难跟穷凶极恶的贪财之辈联系起来。
但林六六说服自己,不能因此心软,她对儿子的爱是天然的,但她对爷爷做的事是犯罪,她绝不会心慈手软。
待蔡阿姨喂完奶,林六六将大妈大伯和蔡阿姨都叫到西厢一间隔音较好的屋子里间,紧闭门窗。
她坐在桃木雕花椅上,往桌子上甩了三叠钞票,睥睨道:“想要吗?”
枣花使劲点头,嗯嗯。
大伯露出贪婪的眼神,也点点头。
宁顾诉
蔡阿姨低着头,默不作声。
她拿出一根戒尺,敲了敲桌面,厉声道:“全都跪下!把你们的手板伸出来!”
这一声喝得屋内顿时乌云密布,好似霹雳惊雷当头一棒,轰得三个人扑通跪下。
心里莫名地惧怕起来,林爷爷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就是一个得了老年痴呆的普通老人,刚才看见林爷爷飞起来,早就吓得腿软,真正的神仙很可能是林六六。
林六六还没开始打,枣花就啊啊啊叫起来,声音凄惨,“贤侄女,你这是干嘛呀,你要的人我都帮你带来了,你还打我?”
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你们欺爷爷痴傻,那就让我来替爷爷好好教教你们怎么做人!”
戒尺在桌上一拍,像惊堂木一样发出惊心的威慑力。
“是送派出所还是乖乖老实交代?”
“我们没犯什么罪呀?”大伯大妈瑟瑟发抖。
“不知道犯什么罪的话,让我来告诉你们,保姆侵犯无行为能力的老人,以怀孕为由向老人子女要钱,并对外宣传孩子是我的,蔡冬梅,你犯了诱骗、强奸、勒索、诈骗、诽谤五条罪状,数罪并罚的话,足够你在牢里待上十几年了!”
蔡冬梅趴在地上哭道:“对不起我错了!”顿时哭得稀里哗啦。
“大妈大伯你们两个,作为监护人,不但没有执行赡养老人的义务,还放任家中保姆侵犯老人并伙同无良保姆一起勒索钱财,见钱眼开,竟然敢骑到本祖宗头上来了,是不是欠抽啊?”
起身用戒尺重重地打手板,啪啪啪!一人打一下。
只打了一下,手掌就肿起来,跟馒头似的。
啊嗷嗷,枣花哭喊得跟杀猪似的。
“不是这样的啊,我们真的不知道啊,保姆贴身伺候,我们也不能24小时盯着看哪!”
尽是为自己辩解,一点认错和悔改的诚意都没有,继续打!
啊啊啊……嗷嗷嗷……
厢房内传出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戒尺打得邦邦响,林六六横眉冷对,“蔡冬梅,你说!”
“啊啊啊……别打了我说……嗷嗷嗷……是我主动诱骗林爷爷的……”
“对一个老人家你也下得去嘴?你可真是豁得出去……极品啊^”
“我跟林爷爷是真爱……孩子是我们俩的结晶……”
亏你说的出口!
“真爱?你看上我爷爷年纪大还身体有病?”是看上爷爷有劳保还有这座宅子吧?!
“啊啊啊……只是为了讨生活,小祖宗,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儿子被车撞了成了植物人需要钱治疗啊……这样你给我一笔钱我就滚,绝不出去乱说,污了老爷子的名声……”
原形毕露。
戒尺正想再打,忽然砰砰砰,有人敲门。
紧接着门口有婴儿啼哭声,嗯,小团子醒了?
百獸爭鳴 春溪笛曉
林六六打开门,见爷爷抱着小团子,面色古怪地站在门口。
“爷爷……”
嫡女绝色:摄政王的小娇妃
爷爷的言行举止太出乎她的意料,总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他嗫嚅地说:“宝宝要妈妈,宝宝要妈妈。”
进门缓慢地将小团子交到蔡阿姨怀抱里,对林六六和蔼说道:“六丫,要爱,不要伤害。”
然后男友力爆棚地将蔡阿姨轻轻拉起身,握着她被打得红肿的一只手,低下去用嘴吹了吹,十分心疼又体贴。
医妃夕颜传 丁香姑凉
然后将蔡阿姨慢慢推到一边,自己跪在刚才蔡阿姨跪过的位置上。
“爷爷?!”
林六六惊愕到了极点,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她竟然看到了爷爷和蔡阿姨之间眉来眼去,眼眸中分明有爱。
爷爷竟然对她有情?!黄昏恋?
重生之逆襲影後
不,两人相差40岁,这是老少恋啊!
这个蔡阿姨太不简单了!
再嫁,薄情後夫別玩我
她立即将爷爷搀扶起来,“爷爷,您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林爷爷摇摇头,目光又变得呆滞起来。
爷爷真的是痴呆的吗?
不对,一定有重大隐情!
林六六用慧眼识别了一下蔡冬梅,发现果然有古怪。
誘妻成癮:司少,請止步 糖糖糖衣
【姓名:蔡冬梅,
真名:杨卉
真实身份:曾经是省话剧团一名过气的话剧演员
特殊任务:监视林证英
背后老板:无法识别】
过气演员被人雇佣来做无间道?
是啊,以她徐娘半老的姿容怎么可能甘心做一个保姆?
监视?
不惜以色身相诱?
他们想从爷爷身上获得什么?
如果蔡阿姨只是执行任务,何须把孩子生下来?
一切都是疑问,这事得好好调查一下。
林六六指着桌上的三叠钱,冷冷说道:“这是封口费,你们三个一人一叠,小团子现在就是我跟墨沉皓的孩子,还有爷爷就是老神仙老祖宗,听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都懂的。”大伯大妈拿了钱,动作迅速。
“需要我重复一遍?”林六六语气阴沉。
“不用。”蔡阿姨伸手将钱拿在手里。
“万一有人用钱向你们买消息……”林六六试探着问。
“我们一个字都不会说的,打死也不说。”枣花拉了拉身旁的男人。
孩子铁定是墨沉皓的,攀上了世界首富家这个亲戚,是傻子才会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