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5gn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章 婚禮前夕-f8qvh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
陆远心意已决,他一定要把这场婚礼给搞的漂漂亮亮的,他不想让小珊和自己都留下遗憾。
杜恒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尽量去办。”
说完,杜恒离开了种植区。
半路上,杜恒感觉自己的头都有点想大了,于是回到家准备跟自己的老婆邓媛媛商量商量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如果这些事情都给陆远去做的话,不知道他到什么时候能搞定。
现在陆远已经是所有人的主心骨了,现在到了他的大日子,这些人不能不帮着把事情给办好。
回到了家,只见邓媛媛正在跟孔函婷在帐篷里编者竹筐。
“杜大哥回来了!”孔函婷见到是杜恒打了声招呼。
“嗯,函婷妹子也在啊!”杜恒有些尴尬,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跟老婆亲热亲热了。
看到老杜的这个表情,邓媛媛不禁是瞪了一眼对方。
“德行,看你愁眉苦脸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杜恒点点头:“是啊,这不是陆远要结婚嘛!这些东西都要我们几个人帮着操办一下,但是这货的要求也太高了,我有些力不从心啊!”
杜恒一番无心的话让孔函婷的眼神当中是闪过了一丝失落。
不过旋即就恢复了正常。
“杜大哥,能让我看看吗?”
杜恒倒是无所谓,于是将手里的清单递过去。
“唉!你说这家伙,还要找一个懂行的人,咱们现在都流行西式婚礼了,多简单多好,找个人在上面当证婚人,然后问一番你愿意嫁给他吗,然后说一句愿意,就圆满搞定,这多好!非要弄一个传统的中式婚礼,唉!”
孔函婷接过了清单看了一眼,听到杜恒的吐槽却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对了,陆远要办一个中式的婚礼,那就需要乐队啥的,我正好知道有人会这些事情!”
听到孔函婷的话,杜恒的眼神一亮立刻凑了过去问道:“函婷妹子,你说你认识这样的人?”
“嗯!之前在矿区的时候见过,因为当时我在当演员的时候也曾经见过一些有钱人就喜欢用中式的婚礼,所以也跟着出席过几次,正好当时有个乐队的人也就是长长跟着办这种中式的婚礼,我想他应该知道其中的流程吧!”
“太好了,那人现在在哪里啊?能不能带着我去找找?”
孔函婷点了点头:“没问题,我可以跟着去找找!”
“嗯,所以说啊,遇到事情不能急,你看,这随便一打听就有人知道!你别光顾着自己着急,多问问其他的人,说不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呢!”
杜恒此刻却是大男子主义上头,瞪了一眼邓媛媛说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啥!这些事情就用不着你操心了!”
“切!这还不是我们函婷妹子给出的主意!瞧把你能的!”
“事不宜迟,咱们就赶紧走吧!别耽误了事情!”
于是,杜恒夫妇俩便带着孔函婷一起去了矿区那边。
……
陆远蹲在花园边上看着上面的一株深红色的玫瑰花苞有些着急。
豪門外遇:總裁輕輕愛
“这玫瑰花茶也不知道能不能再长出来玫瑰花,你可千万要给我挺住啊!”
这时,陆远身后忽然被人拍了拍。
“干什么呢?看你蹲这里那么长时间了!”小珊一脸笑吟吟的看着陆远。
听到是小珊来了,陆远赶紧的用身体挡住了她的视线。
政界人生 司马白衫
“你咋又来了呢!不是说好了在家里等着吗!”
“这还有三天呢,我总不能天天就窝在帐篷里吧!”小珊嘟着嘴一脸不满。
看到陆远如此紧张的模样,小珊踮起脚尖朝陆远的身后看看,不过陆远赶紧的挡住了她。
“别别别,现在还不是时候让你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搞什么那么神秘啊!这个时候了还不能看看?”
“嘿嘿,这是一个秘密,结婚的那天你就知道了!”
“就给我看一眼行不行?”
“不行,忍着!现在看了,到时候就没有新鲜感了!”
小珊嘟着嘴巴:“哼!神神秘秘的,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先回去了!”
见到小珊离去,陆远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冲着远处刚刚回来的小开招了招手。
“陆哥,你叫我?”
“嗯,找你有点事情!”
“嘿嘿,陆哥,别这么客气,有啥事就说嘛!”
“你能不能在营地里给我找几个人来?”
小开疑惑的看着陆远:“找几个人?陆哥,你要干什么?”
“帮我看守点东西!三五个人就行了,一定要保证二十四小时不能有人靠近!”
小开挠了挠头说道:“这……这恐怕不太好吧,现在大家都忙着呢!根本就抽不开空!”
不过想了一下小开又试探性的问道:“对了,年龄方面有没有限制啊?”
“额……只要是不太小就行!”
黨支部書記的工作方法與領導藝術(根據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重要精神組織修訂) 劉永謀
“那没问题,咱们营地里有十多个十来岁的孩子,他们现在整天就知道在营地里到处乱跑,如果陆哥你需要的话,我给你叫过来!”
陆远顿时眉开眼笑:“好好好,赶紧的叫过来!”
小开点了点头然后跑开,过了不多时,十多个十一二三岁的孩子便结伴跟着小开来到了陆远的这处花圃。
“陆哥,都给你带过来了!”
“行!太好了,这是给你的辛苦费!”
说完,陆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大青枣放在了对方的手心。
小开喜滋滋的道了谢,然后捧着大枣回去了,在这个年代,人们吃饭都成了问题,更别提零食了,而小开虽说也差不多十七八岁的年纪了,但是心性还是跟孩子差不多,也正是长身体贪吃的时候,而且他们这个年纪最是喜欢跟朋友们炫耀的时候。
有了这些大枣,他就可以在自己的小伙伴跟前炫耀炫耀了。
看着小开带着枣子离开,十多个孩子也都是眼睛里泛着羡慕的神色看着陆远。
看着这些年龄参差不齐的孩子,陆远不禁是有些好笑。
为了能让这些孩子重视起来自己的事情,于是他赶紧的收起了自己的笑容换上了衣服严肃的表情。
地獄的第19層
“你们也都看到了,刚刚小开帮我办了一件事情,所以我给了他一些奖励!你们想不想帮我办事情啊?”
众孩子齐声大呼:“愿意!”
“那就好!我现在呢,正好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帮我去做!只要是帮我做好了,每人每天二十个大枣!完事以后,每人再到我这里领取一斤瓜子和花生!”
听到陆远的这番话,所有的孩子顿时眼神里泛着光紧紧的盯着陆远的口袋,仿佛里面马上就能掏出来大枣瓜子和花生。
只见一个年龄稍大的孩子开口问道:“陆远大哥,你说把,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着做!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对对对!我们肯定能完成!求你就交给我们吧!”
“陆远大哥,我想吃话梅口味的瓜子,行吗?”
“……”
宝宝来袭:笨蛋妈咪快跑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说着,陆远顿时从他们的眼神当中看到了一丝渴望的神色。
剑道鬼才
“好!既然你们已经答应了我的要求,那么我就把事情说一遍!”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帮我守着这片花圃,不准任何的人靠近,除了我以外!每天都给我盯好了,你们也不许到里面给我踩了!而且,这里的事情不准告诉任何人!听明白了没?”
众孩子齐声高呼:“听明白了!”
“嗯!那就好!每人先来领取十枚大枣!算是你们的定金了!”
于是孩子们拍好了队,一个个的在陆远那里领到了自己心仪的大枣,喜滋滋的揣在了口袋里,拿起一颗轻轻的咬一口,顿时感觉整个人幸福的不行不行。
看着这些孩子开始按排自己的执勤任务,陆远也放心的离开了。
十二月十四号。
距离结婚还有一天的时间,陆远感觉自己特别的紧张,生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于是在营地当中来回的跑,到处的询问着。
杜恒一脸得意的看着陆远说道:“哎呦,陆远,你就放心好了,我们办事,你就别瞎操心了好吗,当好你的新郎官,其他的都不用你操心了!”
“唉!不能不操心啊,人生第一次呢!”
“切!我当时结婚的时候可不这么想,大家伙随随便便的吃顿饱饭就算是完事了,哪有那么忙活的!从来没见过哪个新郎官像你一样这个时候了还来回的跑!”
这时,一个矮瘦的男人耳朵上夹着一直铅笔走了进来,一脸喜滋滋的看着陆远说道:“陆远兄弟,你要的轿子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漆面已经差不多干了,要不你去看看?”
杜恒一脸懵逼:“什么?你竟然还准备了轿子?我去!过分了啦啊!你这弄得我都想再结一次婚了!”
“嘿嘿!可以啊,你想结婚的话我给你全部的赞助,不过得让你老婆同意了再说!”
“切!话说的比谁都漂亮!行了,我出去看看!”
说着,杜恒就出了门。
陆远则是跟着木匠来到了木工房,只见一顶漆着大红油漆的轿子已经装好,大红色的布幔罩着整个轿子,看起来就十分的喜庆。
“嗯!真不错!老王大哥,谢谢了,一会你到后勤那里领十斤猪肉去吧!”
木匠赶紧告了声谢,一脸喜滋滋的出了门。
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妥当,陆远也是再重头到位的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的问题再次来到了自己的花圃。
几个孩子蹲在花圃跟前看着花圃里大片大片的玫瑰使劲的用鼻子嗅着里面的香气。
“真香啊!真香摘两朵回去放在我家的花瓶里!”
“嘘!你不想吃瓜子了吗?你会连累所有人的!你要是敢掐一朵花,我立刻就告诉陆远大哥!哼!到时候就没有你的瓜子了!”
“我就是说说!谁……额!陆远大哥,你……你怎么来了?”
陆远笑嘻嘻的看着整整一个花圃的玫瑰花,眼神当中也是喜滋滋的。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刚刚是谁说要摘我的花的?”
那个说要摘花的小孩脸上露出了一丝后悔的神色赶紧的解释道:“路远哥哥,我不敢了,我也没有摘花,求你千万别让我出去啊!”
“哈哈哈!我什么时候说不给你东西了?行了,还有一个任务交给你们!做好了,各种蜜饯随便你们吃!”
“什么?陆远大哥你说还有蜜饯?”
陆远点了点头:“你们现在回去吧所有的孩子都叫过来!”
两个孩子忙不迭的就跑出去了,一脸的兴奋神色。
路上的大人们见到之后也是直摇头:“这帮臭小子!就知道整天的胡闹!哪天闯了祸屁股被揍开花!”
不多时,一群小孩气喘吁吁的来到了花圃。
陆远手里带着几个小竹筐放在了地上对着几个孩子说道:“你们速度够快的啊!果然都是一群小吃货!”
孩子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色,他们已经都要忘了那种酸酸甜甜的话梅的味道了。
“今天给你们个任务,吧这所有的花都摘下来,装在篮子里带回家,不能告诉任何人,家里人要是问起来……”
一个大点的孩子立刻领会了陆远的意思,直接开口道:“我知道,我知道,家里大人问起来就说不知道!不告诉他们!”
“呵呵!懂事!就是这个意思!”
“好了!开始干活吧!小心里面的玫瑰刺!对了!如果谁想要玫瑰花的话,就摘十朵!不能多摘!听到了吗?”
“谢谢陆远哥哥!”
孩子们兴奋的冲进了玫瑰园,然后开始摘起花来。虽然玫瑰上有不少的刺,几个孩子还没有摘几朵就被刺的手上留了血,但是所有人都是专心致志的摘着,似乎就像是一场比赛一样。
很快,花瓣就被摘得精光,而孩子们手里的篮子也装的慢慢的,一路走过去带着的都是花香味。
路人们也都是纷纷嗅着香味,一个个的 脸上都是诧异的神色。
嘲諷
“闻到了没,好香啊!”
血脉录 月中阴
“是啊!好像是玫瑰花香!”
“玫瑰?现在还有玫瑰花?是香水的味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