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9sd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討論-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鑒賞-f6eb4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二十一层,咖啡厅。
廖文杰独坐小圆桌,身旁落地窗,窗外是一片灯火繁荣的夜景。
上,黑夜朦胧,一轮圆月刚刚升起;下,车水马龙,夜间喧嚣逐渐苏醒。
他端着咖啡杯,遥望一条街外的霍氏中心,阴阳眼中,黑色立方体大厦鬼气环绕翻滚,阴云挥之不散。
如果说照片上的霍氏中心是一座墓碑,那眼见为实的霍氏中心,就是一座群鬼盘踞其上,在风雨飘摇中随时都会倒下的墓碑。
“这座大厦四处封闭,承受不住内部积压的阴气,快要塌了……”廖文杰自言自语,端着咖啡抿了一口。
刚刚他利用警署的人脉关系,调查了一下霍氏中心的承建单位,得到了一个意外收获。
负责设计霍氏中心的三位工程师,死于上个月的飞机失事,而承建霍氏中心的中美合资公司,现在的老板是一位霓虹人。
至少表面上是一位霓虹人,名叫田中信雄,今年五十三岁,收购建筑公司的理由简单粗暴。
诸界末日在线
钱多!乐意!
这个说法没毛病,别看现在霓虹的股市和房地产拦腰斩,经济泡沫破灭已成必然,但所有霓虹人都没怎么当回事,加上政府推波助澜,持续鼓励奢靡消费,这场泡沫危机被定义为暂时性的。
妞照泡,舞照跳,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该出国买楼的,继续买楼,该出国买电影院的,继续买电影院,且哪都不去,抡起一把日元拍在美帝爸爸的脸……
哦,这时霓虹人心比天高,美帝只是美弟,辈分还没那么高。
直到几年之后,醉生梦死的霓虹人才意识到神话破灭,再过几年,开始接受残酷的现实,于是就有了‘消失的十年’一说。
某一天,霓虹人会惊愕发现,消失的远远不止十年,而是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久……
于是乎,受前途无亮的时代召唤,平成废物、令和猛汉相继应运而生。
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至少未来十年之内,霓虹的人均收入都是世界第一,财阀手中更是掌握着大量资本。
像田中信雄这样的,以钱多没处花为由买个建筑公司,放霓虹那都不叫事,无凭无据的,没法质疑他居心不良。
“哼,死掉的大佐姓田中,收购建筑公司的也姓田中,这不就是证据吗!”
廖文杰冷哼一声,月黑风高夜,正是斩妖除魔时,要对那位田中信雄说声节哀顺变,今晚他爷爷没了。
“请问,这位先生,你是一个人吗?”
正想着,耳边传来略带紧张的女声,廖文杰换上官方笑容,渣渣朝其看了过去。
是个二十来岁的妹子,脸蛋一般般,他变女人比这好看多了。
身材更是平平无起,胸扁屁股瘪,蚊子落上去都得劈叉!
妹子,大家无缘无分的,你哪来的勇气过来搭讪?
廖文杰心头嘀咕,脸上笑容不变:“不,我在等人,只是今天运气不好,该出现在我心里的天使没有降临。”
“啊!”
妹子如遭暴击,虽然被拒绝了,但她感觉自己有被撩到,所以一点也不难过,晕晕昏昏丢下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餐巾。
目送搭讪的妹子离去,廖文杰瞄了眼手表,起身朝收银处走去。
“先生,您的账单已经被人买了,这是对方留给您的名片。”
收银处,中年男子推了推眼镜,名为智慧的光芒瞬息闪过,递上名片后说道:“我是这家咖啡厅的经理,希望先生以后常来,只要是您,所有消费一律五折。”
“啊,行吧。”
灵异之校园鬼魂
廖文杰接过名片,顺手塞在兜里,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从口袋里摸出一沓香喷喷的名片和纸巾,甩手扔进了垃圾桶。
极品女鬼爱上我
开玩笑,他不好女色的好吧!
……
跑车行至霍氏中心地下停车场,廖文杰开启阴阳眼,没有找到巡逻的鬼兵,嗅着鬼味抵达一楼大厅。
“刚入夜就急不可耐要杀人,赶着去投胎吗?”廖文杰暗暗思索,朝着一处鬼味浓郁的拐角走去。
爹地給錢
入手建筑公司资料的时候,他就知道,霍氏中心大厦固然承建多年,也是这两年刚刚开始建成并运营,但鬼巢布局时间绝对不短,极有可能田中大佐自杀时就做好了准备。
建筑师、调查委员会主席、施工工人的死,只是布局初期的一部分,上个月三名设计师的死亡,才算正式拉开了阴谋大幕。
巧了,不论是九菊一派、宅男大佐、田中大佐,都在近期开始活动。
表面来看,是因为里昂坑死了云素道长,港岛缺少了一根顶梁柱,才招致妖魔鬼怪趁虚而入。
可单看霍氏中心的多年布局,不难发现,不管港岛形式如何,田中大佐终究都要现世,云素道长的死只是加快了这一过程。
廖文杰心有所感,埋在港岛地下的鬼巢绝不止宅男大佐和田中大佐,之后陆陆续续还会跳出其他大佐,保不齐是一口气跳出一堆。
廖文杰很想说一句,怪事多了有利于他刷钱,厉鬼越多,刷到的系统奖励就越多,可是人命关天,宁可没有这些破事发生。
二楼,一名年轻保安握着电筒橡胶辊巡逻,路过存储消防设备的小单间,陡然听到‘锵’的一声利剑出鞘。
小单间只能放放灭火器,藏个人都难,怎么可能有人在里面拔剑?
年轻保安疑惑万分,抬手摸上暗扣,欲要将木门拉开。
啪!
一只手伸出,紧紧扣住年轻保安的手腕,把他吓了一跳。
“你,你是谁啊,加班的吗?”
“我来这里查案,麻烦你配合一下。”
廖文杰不做解释,摸出警官证佩戴胸口,有了这层身份,办事就是简单,年轻保安虽有疑惑,还是乖乖站到了旁边。
咔嚓一声,廖文杰拉开木门,迎面是一个满身戾气的鬼兵,双手高举长刀,二话不说直劈而下。
叮!
铛啷啷~~~
寒光一闪,刀锋命中廖文杰脑门,刀身应声而断,飞落在地叮叮作响。
年轻保安吓得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撑着手退至墙角,口中高亢猛男咆哮。
毒妃当道:废物王爷请躺好 九君
“呀呀呀————”
刀锋折断,鬼兵愣神缩在小单间中,不等他叽里呱啦两句,廖文杰一巴掌拍出,扣住他的丑脸,探头在其耳边低语。
“天地自然,秽气分……”
厉鬼凄厉哀嚎,连同断裂的长刀一起化作黑烟消失。
“分……分散。”
廖文杰无奈撇撇嘴,炼心之路结束,道行突飞猛进,寻常厉鬼根本承不起他的耳边低语。
好比眼前这只,八个字还没说完,就彻底飞灰湮灭。
太菜了,有没有持久一点的,能听贫道念完净天地神咒的九十三个字?
不会吧,一轮而已,不会真没有鬼能撑过去吧!
如同满级大号肆虐新手村,满满都是欺负小朋友的成就感,廖文杰毫不谦虚表示,该苟就苟,该飘就飘,强者就要有强者的自信,不然千辛万苦变强干什么!
“你,不要傻愣着,用对讲机把你的同事全部叫到保安室,这栋大厦里有鬼,而且数量不少。”
“啊,好,好的。”
年轻保安哆哆嗦嗦点头,目送廖文杰脚尖点地,飘着消失在楼道拐角处。
……
保安室,队长范千舟无聊打了个哈欠,迷糊之间听到耳边一阵嘈杂,怒上心头,拿起对讲机便是一阵乱喷。
“大晚上的不好好巡逻,聚在公共频道里鬼哭狼嚎,我要是被上面人教训了,你们一个也别想好过。”
“队长,大楼里有鬼。”
“是,是啊,还有个抓鬼的警察……”
“……”
公共频道一片混乱,范千舟不堪其扰,直接换了个清净的频道,扣上帽子气冲冲朝屋外走去。
嘭!
大门被暴力推开,范千舟捂着脸躺在地上,摸出身后橡胶辊,要给这群无法无天的小弟们一点颜色看看。
“队长,要死了,我好怕,外面有好多鬼。”
“赶快报警吧!”
“队长,你说话呀!”
“……”
“鬼鬼鬼,我看你们才是鬼迷心窍,一个个不好好上班,明天就扣你们工资。”
范千舟气得原地跳起,抡起棍子抽了几下,大步朝门口走去,怒容满脸:“你们说有鬼,好,我这就检查一遍,如果没有的话,今天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靠着墙倒立。”
咔嚓!
房门拉开,保安室外黑漆漆一片,十余个白色发光体站立,口鼻溢血,形容狰狞凶戾。
“不好意思,我走错房间了,打扰各位实在抱歉,你们继续。”
范千舟讪笑赔罪,飞快将房门带上,转过身便是一阵尖叫,大喊着屋外有鬼。
“队长,怎,怎么办?”
“报,报警啊,都看着我干什么。”
范千舟哆哆嗦嗦拿起固定电话,这时,屋外传来厉鬼丧心病狂的嚎叫,其中还掺杂着一段模糊的念经声。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就这样吧。”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廖文杰推开监控室大门,望着一群战战兢兢的保安,直接对范千舟亮了亮警官证:“查案,麻烦配合一下。”
“道长!!”
大官人 三戒大师
之前被廖文杰救下的几个保安热泪盈眶,张开双手作势欲扑,结果一人挨了一脚,全躺在了地上。
“之后我会给你们叫心理辅导,但现在,别打扰我办案。”
廖文杰望向范千舟,催促道:“还愣着干什么,外面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按下火警铃,就说大厦失火了,赶紧疏散这里的群众。”
大厦里留有熬夜的上班族,这群人,告诉他们有鬼,肯定嗤之以鼻不当回事,可要是水火无情的灾难临头,保证问都不问撒腿就跑。
虽说鬼兵都被说死了,但廖文杰明显感觉到霍氏中心的大厦余孽未清,而且,他还没找到鬼巢在哪。
以防万一,先清场再办事。
“咦,你不是……那个谁吗?”
范千舟直咽唾沫,廖文杰这张脸他记得很清楚,疑似情敌,原以为是个小白脸,没想到真是高人。
“火警铃!”
“这就按,这就按。”
急促铃声回荡在大厦每一层楼,上班族们果断扔下文件和电脑,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
待保安们也跟着离开大厦,廖文杰才不慌不忙走进霍氏大厦的外置电梯。
以前,他打死不坐电梯,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楼梯已经配不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