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dry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起點-第837章 尋根就底-ui8c1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向云龙来了以后,和陈牧打了一声招呼,直接让小武领他去找那个小游。
陈牧什么也没问题,静静坐在办公室等结果。
过了一会儿,向云龙领着人过来了。
小游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走进了陈牧的办公室。
“怎么样,向叔,问出来了吗?”
“情况有点复杂。”
向云龙低声回了一句,然后又说:“还是让他自己和你说吧。”
“好。”
陈牧点点头,把目光放到了小游身上。
这个小游的年纪看起来不大,比小武都要年轻一些。
整个人看起来有点瘦,不过身上都是精肉,绝对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那种人。
向云龙转过头,对小游说:“你自己和小牧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吧。”
小游走过来,想了想,才开口说:“陈总,我被猪油蒙了心,在外头收了有人给的一笔钱,帮他们从公司里打探消息。”
“哦?”
陈牧问道:“打探消息……打探什么消息?”
小游说道:“不是什么太重要的消息,就是想知道研究院里有多少个保险箱。”
“想知道研究院里有多少个保险箱?”
陈牧皱了皱眉,抬头看了向云龙一眼,向云龙和他目光对视,微微点了点头。
“找你的人就想知道这个?还有其他什么的没有?”
“没有了,就这个。”
小游很认真的说:“我当时听见他们的要求,也觉得很奇怪,这玩意就算知道了有什么用,所以才收了他们的钱,答应他们的要求的。”
陈牧略一沉吟,问道:“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十万。”
“十万?”
陈牧看着小游,说道:“我给你们每一个人开的薪水,再加上奖金什么的,都不止十万了吧,你就为这十万出卖公司?”
现在牧雅林业的保安队算是薪水最高的一个部门,本来每人的年薪就不低,自从陈牧从异色烈回来后,感激小武、刘威、谭晨和余军生对他的忠诚表现,所以给保安队的每一个人都加了薪,现在他们的年薪外加奖金之类的,基本上都在十万以上。
当然,他身边的警卫们加薪更多,小武最高,年薪已经到五十万了,其余刘威、谭晨和余军生,也都超过四十万。
维族姑娘和女医生身边的几名女警卫,同样大幅加薪,虽然她们没有小武他们的年薪高,但每年拿个三十万肯定是没问题的。
因此,陈牧现在每年在安保上的投入,都将近五六百万了。
他是土豪,有钱,不怕投入。
经历了异色烈的劫持事件后,他也明白了安保投入的重要。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说真的,如果不是他这人的性格比较四海,平时就对小武他们这几个保镖好,花钱大方,人家在关键时候也不会拿命保护他,这就是将心比心了。
所以,陈牧一直觉得以后一定要对安保这方面的人更好,花钱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无他,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有些事情平时好像没什么,到了关键时候就有用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小游,为了十万块钱,居然就把他卖了,这实在让他有点疑惑,有些人好像花钱都没用啊?
小游听了陈牧的问话儿,连忙解释:“不是的,陈总,如果换成其他的事情,给我再多钱我肯定都是不能拿这钱的,可我就觉得只是打听一下研究院里的保险箱位置和数量,我……我就……对不起,陈总,我以后不敢了,真的不敢了,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闭嘴!”
一旁的向云龙看见小游冲着陈牧求饶的样子,开口喝止:“好好听陈总问你的话儿,好好回答,别的不要废话。”
小游一听,顿时不敢再说什么了。
陈牧想了想,觉得这个小游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不过对方似乎也正利用了他的心理。
给十万块钱,只为了知道研究院里有几个保险箱,分别在什么地方,这好像真不是什么大事儿,所以遇到意志薄弱的小游,才会很轻易的拿了这钱。
如果钱给得多,又或者是事情太大,小游反而可能会想一想这里面的风险。
看来对方可不是什么善茬儿,这个必须警惕。
陈牧又问:“找你做这件事情的是什么人?”
小游回答:“是之前和我一起从部队里退伍的一个哥们。”
“什么人?叫什么?”
“王麻子。”
“王麻子个屁啊!”
陈牧忍不住骂了一句:“你不说真名,我哪知道王麻子是哪个?”
小游立即回答:“他真名叫做王海,和我一起当的兵,一起退的武,一查就能查得到的。”
陈牧随手把名字记下,又问了小游的所在部队编号和所在地,都记了下来。
然后他又问:“那个王海是怎么找你的,具体怎么和你说的,你给我说说。”
小游连忙说起来:“我其实和王海已经有好几年没联系了,那天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是来了X市,找我聚聚,然后我就出去和他吃了一顿饭。
美女的超级兵王
那天我们喝了点酒,他向我打听了很多公司的事情,我以为他只是关心一下,所以也没隐瞒什么,就都说了。”
找熟人先接触,然后再打听消息,这也算是不错的切入手段。
假面娇妻
陈牧觉得回头要和汪静汶说一说,今后但凡有新人要入职牧雅,都必须做一下背景调查才行,以便于如果发生了像今天这样的突发事件,能快速应变。
小游继续说:“那次吃饭后,王海又来找了我几次,每一次他都抢着把账付了,我挺不好意思的,有空也去找他,想回请一次,可都没成……反正过去这两三个月,我和他接触很多。
一个月前,他突然和我说,有个好路子能挣钱,问我要不要干,我当时听了也没在意,就问他是什么。
他接着就和我说了这件事情,说是只要我能把研究院里有多少个保险箱、在什么位置弄清楚,就给我十万。
一开始我也有点犹豫,可是后来听他说得多了,也觉得好像不是什么大事儿,就答应了。”
陈牧斟酌了一下,好奇的问道:“他们怎么给你钱?是答应了就给钱,还是消息打探出来以后再给钱?”
小游说:“他们先给了我五万,说是事后再给我五万。”
陈牧想了想,问道:“你给我说说,你都是怎么为他们打探消息的,为什么要大晚上的去爬二楼?怎么不直接平时进楼里查看?”
小游苦笑道:“可能是做贼心虚吧,平时不太敢光明正大的进研究院查看,准备等晚上摸到那些窗口上去看一眼,很容易就弄清楚了。”
陈牧想了想,好像真是这么一回事儿。
保安部的一般是很少进研究院的,贸然跑到研究院去查看保险箱,显然有点太显眼了,很容易被人看出异样。
相反到了晚上,林场一般不会有人,他这么一个保安队的人,没人会注意他,他只要挨个顺着窗口看看实验室里面有没有保险箱,就基本能把这十万块给挣了。
说真的,要不是小武和缇娜这两个情奸恋热,大晚上跑到林地里打野战,恐怕小游的举动真不会就这么暴露了。
陈牧又问了几句,然后也没什么需要再问的了,说道:“你先出去吧,我和向叔有话说。”
小游闻言犹豫了一下,又恳求道:“陈总,你原谅我一次,我以后一定努力干活,再也不敢这样了。”
陈牧还没说话,向云龙先开口了:“你先出去!”
小游看向向云龙,向云龙说道:“一次不忠,百次不容,忠诚这样的道理你都不懂吗?你以前当的什么兵?赶紧先出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小游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只能沮丧的离开了办公室。
陈牧等人走出门后,才对向云龙问道:“向叔,这事儿……你怎么看?”
向云龙思索了一下,说道:“小牧,这一次的事情我要先向你道歉,我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儿……嗯,我会依照合约,给你们赔钱的。”
他们公司和牧雅林业签订的合同里,有赔偿条款,小游这一次属于监守自盗,按照合同是要重赔的。
冥判
陈牧摆了摆手,和声道:“向叔,这种话就别说了,把人换掉就行,赔偿什么的还是算了……嗯,不过你得向我保证,下一次再也不能出这样的事情了。”
向云龙和陈牧很熟,听见陈牧这么说,他也不再纠结赔偿什么,只给了个保证:“以后他们都要定期轮换,定期回去公司进行培训,我不会再这么让他们放羊了,小牧,你放心,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出这样的事儿。”
虽然向云龙的安保公司干了这么多年,客户不少,可是陈牧这里的单子在他们公司也算是大的。
冷婚热爱:总裁的二手新妻
而且陈牧的公司不但壮大,基本上每年都加人,不论在公在私,向云龙想要把陈牧的这张单子做好,一直维持下去。
“向叔,你们公司的人,我还是放心的。”
陈牧点点头,又说:“不过这一次的事情你得帮我想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龍傲劍神
向云龙大概之前就已经想过这件事情,听见陈牧问起,很快就回答说:“既然一切都是从那个王海来的,那我会找人盯紧这条线,查一下他背后究竟有什么人。”
陈牧点点头,不过随即又问:“向叔,今天我们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嗯,我们这么把小游换了,王海那边如果知道的话儿,恐怕就不会在冒头,要不……先把小游留一下?”
向云龙想了想,觉得陈牧说得也有道理:“那我这几天先不走了,在你们这里盯着这事儿。”
陈牧的思路一下子打开了,又说:“我看不如这样好了,让小游把王海约出来,随便给他一些错误的信息,然后顺带派人跟着王海,看他拿到信息以后和什么人联系。”
锦瑟
“这样好!”
向云龙目光一亮,立即同意了陈牧的想法:“我立即和小游说,把事情安排下去。”
看见向云龙要走,陈牧拦了一下:“向叔,先别急。”
向云龙知道陈牧还有话说,连忙重新坐下。
陈牧说:“向叔,这一次的事情算是给我敲警钟了,现在我们公司手上拥有的技术越来越多,这安保就变得越重要了,我觉得应该强化公司的安保系统才行了。”
“你想怎么做?”
“我其实不懂,只能提个大概的想法。”
陈牧略一沉吟,说道:“向叔,你帮我打听一下,其他那些大型的研究机构的安保系统大概是怎么样的,我希望我们研究院的能向他们看起。”
微微一顿,陈牧又说:“关于钱的问题,向叔你不用担心,打听好了尽管和我说,这件事情对我们公司很重要,多少钱我都愿意花。”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
听见陈牧这话儿,向云龙有底了,点头说:“我明白了,我会尽快的。”
机甲格斗士
……
离开陈牧的办公室,向云龙把小游领进了隔壁的一间小会议室。
进了会议室坐下来后,小游哭丧着脸看着向云龙:“叔,你……你们准备怎么处理我?”
向云龙实话实说:“这一次的事情很严重,牧雅这边肯定是不会再要你了,我们公司也只能把你开除。”
“叔,看在我三叔的面子上,你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不想走啊……”
小游虽然年纪不大,可退伍后也在社会上打拼过两年,知道生活的不容易。
帝戰
像牧雅这样给他提供这么优渥的待遇,这样的工作真不容易找。
向云龙叹了口气,说道:“当年你三叔找我,说你退伍之后家里没有一个好的营生,让你来跟着我干,所以我才把你招进来的,可现在这样……我也没脸见你三叔,唉。”
小游连忙哭着辩解道:“叔,这一次我想拿这十万块,也不是全为了自己,主要是我姥姥病重需要钱治病,家里凑不上……叔,你可能不知道,我从小是姥姥带大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没钱治病啊,所以才……才一时猪油蒙了心,叔,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
向云龙静静听完,思索了一会儿后才问道:“现在有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愿不愿意抓住?”
“什么机会?”
小游仿佛抓住了溺水稻草:“叔,你尽管说,只要能留下来,我什么都愿意做。”
向云龙点点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牧雅你肯定是留不下来了,不过只要你做好了我接下来交代你的事儿,你可以继续留在公司里,我也会让其他人保密你在牧雅做的这件事情的。”
“叔,你说,我听你的。”